上海九院供卵试管费用

引言:穷不能成为你渣的理由 湘西苗家女子满四珍年少无知,阴差阳错嫁四个男人,父母靠反复嫁女收取彩礼,帮助四个儿子成家。满四珍虽然相处的男人无数,生下的孩子无数,最后...


引言:穷不能成为你渣的理由

湘西苗家女子满四珍年少无知,阴差阳错嫁四个男人,父母靠反复嫁女收取彩礼,帮助四个儿子成家。满四珍虽然相处的男人无数,生下的孩子无数,最后却没有自己的一个家。

头 婚

话说武陵山区湘西地界,有一满姓人家,时代居住在锦江河畔,主家名唤满财主,妻子吴氏,生有四儿一女,满财主虽然勤劳能够,吴氏也贤惠持家,可怎奈时运不济,家里连年受灾,岁岁贫穷,眼见家里的满大、满二、满三几个儿子渐渐到了成家的年龄,却也拿不出半分钱的聘礼,只能眼睁睁的打光棍,苦熬度日。

随着年岁的过往,家里的唯一独女满四珍也渐渐长大成人,刚满十八岁就出落得楚楚动人,不仅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而且眉清目秀,贤惠懂事,一点不似乡间的夜丫头土里土气。虽不如大家闺秀婉转懂礼数,但也决胜那小家碧玉无数,惹得远近不少富家男子请媒婆前来说合。

满财主夫妇见富家男子们都想争着迎娶,便也悄悄放话出去,谁家出的彩礼多,就嫁给谁。一时间那答应送彩礼的价格疯涨,从普通人家平常的五万,一下子涨到了十万。

最后,一赵姓人家愿意出十五万彩礼,迎娶满四珍。满四珍刚成年也不懂什么婚姻人生,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自然任由安排。

婚前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便由双方父母决定了婚期。那赵家付了十五万彩礼钱,满财主按照当地的习俗以五万的标准将满四珍嫁了出去。

结婚进了洞房,那满四珍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叫赵四海,大自己十多岁,跟人学木匠,手艺人在那时候算是吃香的职业,只是个子矮小,而且有腿疾,走路一瘸一拐的,虽然不影响做木匠活,可毕竟是残疾人人,满四珍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过那满四珍也毕竟是农村女孩,哪里懂什么风花雪月,也不知道什么郎才女貌,再说那赵四海花了那么多钱,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自然很是珍爱,弄得满四珍一时间也很是受用满足。

不知不觉一晃就是一年,那满四珍给赵四海生了一个胖大小子。赵家十分高兴,隆重地给孩子举办了满月酒。有了孩子了,一般都认为家庭稳定了,赵家为了娶媳妇,花费的十五万多数也都是借的,加上一年来赵家为了供着满四珍希望能够生儿子也花费了不少,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生儿,生活各方面的开支更大,刚喝完满月酒,赵四海就跟满四珍商量,去外地做工挣钱养家糊口,满四珍心里不舍,可毕竟生活更吃紧。

没有了赵四海在身边,那满四珍天天围着孩子转心里烦闷。一日正好赶集,便将孩子托付给公公婆婆带自己一人去了集镇赶集。

这满四珍本来就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在赵家养尊处优一年,现在变成了美少妇更加光彩迷人。集镇上的一帮浪荡子弟见了,都心里恍恍惚惚地,拼了命地想去勾搭。

那镇上一黄姓人家,开着一家油铺,生活也算是殷实。只是有两儿子,大的早已经娶妻李氏,可惜结婚多年没有子嗣,想要休妻另娶家里经济也不是很阔绰,再说还有老二黄代金未娶得媳妇,自然不敢轻易地让大的休妻另娶,当然也不曾轻易地给那老二婚娶,这样给老二给耽搁了。

老二黄代金是一枚标志的帅哥,眼见过了二十五,那年代都可以说是老光棍了,是见了女人都流涎水的那种光棍年纪,跟着一帮浪荡子弟见了那满四珍,自然是浑身哆嗦,恨不得一把抱住据为己有。

虽然内心哆嗦,可他跟其他浪荡子弟不同的是,家里有油铺这么一个明眼的资产,是镇上惹得很多人羡慕的高富帅。所以高富帅黄代金将那橄榄枝抛向满四珍的时候,满四珍自然是内心就欢喜了七八分,在加上那黄代金年纪大些,做事也胆大心细,更加会哄女孩子欢心。与黄代金相处不到一会儿,满四珍就被那黄代金哄进了电影院。

电影院那种暧昧的场合,自然更是能够体现那黄代金的手段,很快那满四珍就缴械投降,完全被黄代金给哄住了。那晚满四珍没有回家,悄悄地跟着黄代金去了县城。

都说男女之事有了第一次就难保没有第二次,很多事情就像上瘾一般,很难克制。特别是那黄代金一个风流帅哥,比起那赵四海来说,自然是幽默风趣得多,更又是那风月场中老手,跟满四珍又年岁相仿,两人如鱼得水,如膝似交,半刻也舍不得分离。这样两个人在县城竟然偷偷生活了两个月。

期间那赵四海知道了也去县城找了一段时间,可那时候没有手机,茫茫人海,如海底捞针一般,哪里这么轻易能找到。

再说那黄代金与满四珍整日呆在屋子里,很少出门,别人哪里寻找得到。两个月后,满四珍发现自己怀孕了,不知道回去如何交差,那黄代金承若,只要她跟赵四海离婚,他愿意出重金娶她。

听了那黄代金的话,满四珍才起身回那赵四海的家。一到家门口,就被赵四海及父母堵在门口责问。满四珍只说是在外面打工,不想一个人带孩子苦闷。这个理由赵四海一家怎么可能轻易相信,于是胡乱的责问。这正好被那满四珍找了借口,说他们故意找茬,于是大闹一场,非要离婚不可,当晚便独自回了娘家。

娘家满财主,听说女儿要离婚回娘家再嫁自然是高兴地合不拢嘴。要不是嫁了女儿得了十五万的彩礼,赚了十万拿什么给老大娶上媳妇安了个家,现在又还生了一个宝贝孙子。只是目前老二还单身着,老三也老大不小了,现在听说女儿离婚回来了准备再嫁,不是更好又可以将老二的婚事给带上。自然一家都支持满四珍跟赵四海离婚,这样双方就闹得纷纷扬扬。

赵四海一家见结婚才一年多,四处借来的彩礼十五万就没有了,要离婚就得退还彩礼钱,哪怕退一部分也行。满财主自然不同意,好好的一个黄花闺女嫁给赵家,还生了孩子,现在退货还要退钱,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样赵家也没有办法,满四珍离婚净身出户回到了娘家。

二 婚

满四珍离婚了,对于周边很多未婚的王老五来说,那是天大的利好消息。都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娶不到头婚的满四珍,娶个二婚的也不错,毕竟现在的满四珍更加有成熟女人的韵味。那老光棍们盘算着这样二婚的满四珍应该会便宜些,彩礼也要得少些,不是更加划算。

这些老光棍们又都盘算错了,现在的满四珍有人家直接开价彩礼钱不少于头婚的十五万,弄得满财主夫妇几个晚上睡不着,生怕那满四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可是家里的财神爷啊,马虎不得,夫妇俩像照看千金小姐一般伺候着。

不过这开价十五万的不是那满四珍相好的黄代金家,那黄代金听了忙催促父母出价十六万,起初那黄家父母不肯,毕竟是二婚,弄得这么大的动静,到时候老大家的媳妇不是要闹腾意见大。后来那黄代金告诉父母,说满四珍怀了他的骨肉,如果不娶她,他就跟满四珍殉情自杀。

听得黄代金这般要挟,特别是听说偷偷弄出了孩子,黄家父母自然是高兴地愿意出钱,相比起老大没有子嗣,老二虽然娶的二婚,可毕竟有了自己的亲骨肉,如果生下男孩,黄家就算是后继有人了。

这样十六万彩礼很快就送到了满财主的家里。满财主夫妇按照新婚标准将满四珍嫁到了黄家。新婚燕尔,黄家上下彼此也还都和和气气,满四珍肚子越来越大,进门不到十个月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可是乐坏了黄家公婆,就更加地关心那满四珍。黄家的老大夫妇见人家媳妇被照顾得如此,不由得有了妒火,可又不便发作。只是夫妻俩暗暗找路子使劲,希望也能怀上,生个一儿半女的,不至于被公公婆婆完全冷落。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那老大妻子李氏不久也怀孕了,很快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下两厢平衡就困难了,弄得黄家公婆里外不是人,两个媳妇都怪公婆偏心,日日夜夜闹腾不休。

特别是那老大李氏,多年未孕被公婆冷风热潮,现在自己也有了两个儿子,见那公婆照顾满四珍,直接公开咆哮,骂那满四珍二手货,丢了黄家颜面,亏那公婆有眼无珠当成宝。那满四珍见理亏,不敢顶撞,可那黄代金作为家里的老二,光棍那么久都是因为老大的缘由,听得李氏这般辱骂自己的媳妇,泼皮性子上来了,直接与那李氏吵嚷起来。

黄家公婆哪里劝得住,最后兄弟俩竟然大打出手。在邻居们的劝说下,老大老二只得分家,各自搬离了黄家公婆租屋各自营生。

这样老二黄代金从小浪荡惯了,突然带着儿子媳妇独自生活,不知道如何营生,手中钱物越来越拮据,向那黄家公婆讨钱。黄家公婆知道那老二经济困难些,可担心老大夫妇闹腾也不敢周济。生活所困,一无所成的黄代金跟着一帮小混混竟然干起了偷鸡摸狗的事情。

一天,几个混混偷了铁路上的一段废弃的铁轨,虽然价值不高,但造成一场安全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黄代金等被严肃追究刑事责任,被判刑关押了。

现在没有了黄代金,那满四珍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更加艰难。黄家公婆虽然关照,可毕竟还担心老大他们一家有意见,也不敢太过照顾。

漂亮小媳妇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独自住在一边,那镇里的浪荡男子知道黄代金坐牢了满四珍一个人寡居都心慌意乱地想前去撩拨,弄得满四珍生活不得安宁,整日担惊受怕。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这么漂亮的满四珍,那男子们时常在她门前招摇搭讪撩拨,弄得很多妇女羡慕嫉妒恨,自然也传出了很多流言蜚语,满四珍一时间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这时候赵四海听说那黄代金坐牢了,知道满四珍生活艰难,来找她希望能够回去跟他过日子。满四珍起初也是矛盾重重,后来经不住那赵四海的游说,在加上一个人寡居久了也寂寞,于是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赵四海的家。

现在这样回去在公婆那里就没有以前那么有地位了,公婆很不待见,常常冷风热潮,指桑骂槐,对满四珍爱理不理,十分冷漠。赵四海带回了满四珍,一起生活了不到半个月,迫于生活必须要去外地打零工,留下了满四珍母子四人,更是遭到那公婆的嫌弃,特别是对满四珍带来的两个孩子,更是刻薄寡情,非打即骂。

满四珍只得带着跟黄代金生的两个孩子去找黄家父母,将两个孩子托付给了黄家父母,独自一人去往了沿海务工。

三 婚

到了沿海,满四珍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她心性聪慧,学习能力很强,进了工厂做起了一线工人,手脚灵活,很快就成了工厂熟手,计件工资比多年的老工人还高。工友们渐渐熟络后知道她的过往后,一些独住的男工友常常借机撩拨,弄得寡居久的了满四珍春心荡漾。

见那满四珍不仅漂亮,而且春心浮荡,那工厂老板王老邪早早就注意到了,也时常找机会将满四珍叫到办公室嘘寒问暖,一番撩拨,很快就与寂寞的满四珍好上了。

这王老邪六十多岁了,年轻时候就打拼事业,投资工厂,现在身价不菲,只可惜膝下无子,原配老婆仅仅生了两个女儿就没有了下文。现在这么大的家产不知道找谁继承,难免内心枯寂。

至从满四珍进到工厂,见她身材丰满,前凸后翘,屁股蛮大,听说这样的女人很能生孩子,王老邪早就按耐不住,见有男工友撩拨,内心一阵妒恨,所以就打定主意,趁早下手。

与王老邪好上之后,满四珍也很快成了工厂里的小组长,工资自然高了许多,其他工友知道她是老板王老邪的情人,也都惧怕三分,也没有男工友再敢出言撩拨,生活也变得安定了很多。

不过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王老邪的老婆知道了他们的丑事,来工厂闹得纷纷扬扬,一时间黄老邪不敢再靠近满四珍,还将她开除出了工厂。

虽然被开除出了工厂,可王老邪给满四珍在外面租了房子,暗地里偷偷跟她私会,彼此还乐得逍遥。满四珍不用上班,整天的吃喝玩乐,只是王老邪老婆对他管得严了晚上不能陪她,所以每到晚上更是寂寞难耐,久而久之不由得偶尔会给王老邪发个短信什么的。

可王老邪不小心,短信被家里的老婆看到了,知道他们藕断丝连,又是闹得鸡犬不宁。王老邪干脆跟老婆闹起了离婚,打算跟满四珍结婚过日子。

王老邪虽然老,可是有钱,满四珍自然的满心欢喜,忙回家跟黄代金办理了离婚手续。可满四珍离婚手续一办理回来,王老邪的老婆却不同意离婚,这样一直僵着过了半年。

半年时间王老邪一直跟他老婆闹着,索性还都跟满四珍住一起过起了夫妻生活,满四珍竟然又怀孕了。这正是王老邪想要的,一阵高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结婚证,忽悠着满四珍跟她回到了乡下老家过日子修养身体。

不过那满四珍跟黄代金离婚的消息传到了她父母满财主夫妇耳朵里,满财主夫妇高兴了好一阵,看来老三的婚姻有盼头了。只是那满四珍跟黄代金办理了离婚手续,也不回娘家看一眼,就急匆匆地去了沿海。满财主夫妇不知道就里,忙要老三去沿海寻找。

满老三没有出过远门,费尽苦心找到那满四珍的住处时,她早跟那王老邪去了乡下生活。他托人找到了那王老邪的乡下的家里,满四珍已经给那王老邪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满老三感到自己的婚姻也是没有了指望了,失望地回去禀报了满财主夫妇。

满财主夫妇知道了,气愤地纠结了满老三和小儿子满老五,一起气势汹汹地奔向那王老邪的老家,说那王老邪拐骗他们的女儿,要报警。王老邪知道自己理亏,不敢声张,偷偷给了满财主十万元彩礼钱,才算妥当了结。

拿到了十万元满财主一家高高兴兴地回来,给那满老三娶了媳妇安了一个家,现在就剩下老五了,这最小的儿子,满四珍的弟弟现在也老大不小了,娶不到媳妇如何是好?满财主夫妇泛起了难。

满老五是家里的最小的,自然是养成了一种娇惯的习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竟然跟邻村的王二花好上了。王二花的父母知道满老五家靠其姐姐满四珍嫁人讨彩礼,帮助三个哥哥结婚成家,而自己家的二花也同样生得漂亮动人,怎么能输。再说下面两个弟弟虽然未成年,可现在也不能轻易就将二花嫁了,不然以后两个弟弟的婚事就没有着落了,便开口要彩礼二十万,计划着一个弟弟十万,二十万刚好解决了弟弟们的婚娶彩礼。

彩礼二十万,可真难住了满老五和满财主夫妇,满四珍前面三次的婚嫁彩礼都被三哥哥结婚安家整干净了,现在哪里有二十万,可那满老五还非王二花不娶,家里也一时间闹得很僵。不过满老五听说现在的大姐夫是个大老板,于是偷偷跑去找姐姐和姐夫借钱。

可再到姐姐满四珍和王老邪的老家的时候,她家里却在办理丧事。一问,那年迈的姐夫王老邪突然得病死了,家里原配老婆及女儿正和满四珍闹着分家产的事情,王老邪的尸体都没有人打理安葬,哪里有时间搭理满老三给他借钱。

见那么多人欺负姐姐满四珍,满老五打算为了自己的结婚彩礼也拼命地耍泼闹腾。满四珍以为跟那王老邪是正式夫妻,自然有财产继承权,可拿出结婚证一查,却是假的,她跟王老邪属于非法夫妻。而王老邪跟他老婆根本没有离婚,满四珍一分钱都分不到。

分不到家产,两个孩子怎么办,满四珍现在举目无亲,唯一在场的弟弟却一直嚷嚷着要给他借彩礼钱娶媳妇,她心如死灰一般。

不过幸好那王老邪有个弟弟王老正,五十出头,也是两个女儿,早年做生意也积攒了一些家产,看着已经故去的哥哥份上,愿意收养满四珍的两个双胞胎儿子。

没有家产就没有家产吧,将两个拖油瓶甩掉了,满四珍感觉轻松了一阵,只是弟弟满老五一直都啼啼不休,说什么她帮三个哥哥都娶了媳妇,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满四珍出钱给他娶王二花。

满四珍收拾行李准备净身离开王老邪的老家,弟弟满老五愤愤地埋怨。满四珍拉着满老五,愤怒地吼着,说要带他去人多的地方将自己卖掉给弟弟满老五娶媳妇。

四 婚

有了在沿海生活的经验,满四珍只身来到沿海城市,当然后面一直跟着想要从她身上榨取彩礼钱的弟弟满老五。二十万毕竟不是小数字,满四珍虽然这些年私藏着一些钱,可离那二十万还是相差太远,只有带着弟弟在沿海找工过起了打工者的生活。

满四珍虽然生了三胎孩子,可身材一直还没有变形,只是略显富态,更具有东方成熟女人的风韵,竟然被一家外贸公司看上,作为前台接待安排在了公司门口做咨询引导。

现在穿上了中国传统服装旗袍,苗家山旮旯出来的满四珍一点土气都没有,显得十分知性大方美丽。不少的白领男士都极力靠近,想撩拨一回。

只是满四珍经过几段婚姻,对男女感情之事变得麻木,不再相信男人,所以男人们都只是过过嘴瘾,没有一个得到实质性的暧昧。这样转眼就过去了一年,弟弟满老五在工地上当搬运,眼见姐姐嫁不出去,工资又那么少,一年下来他们两个人加起来除了开支不到三万元,这样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娶到王二花,不由得埋怨起满四珍来。

眼见就要春节了,满老五见出来一年了,也想念起家乡的王二花,早早地就买了车票赶往老家过年。王二花父母见满老五没有带来二十万,根本不允许他跟王二花见面,满老五更加怨恨那满四珍。

再说满四珍春节也不知道回哪里去,干脆向公司申请春节留守公司。因为是外贸公司,西方人不过春节,一个美国的财务总监春节期间从美国过来,准备全面接管外贸公司的财务工作。刚到公司人生地不熟,幸好美国财务总监中文讲得很好,跟满四珍交流没有障碍。

这财务总监四十岁左右,很有西方男人的韵味,满四珍一年多没有碰过男人,见了这样的男人不由得心猿意马,又荡起了春意,与那财务总监交流也很主动热心。

交流了一天,知道这财务总监叫路易斯.张,在美国已经结婚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现在来到中国要定居三年,三年时间都不会将妻儿带来。

路易斯.张见满四珍如此漂亮,又这般主动热情,不由得也心花怒放,第一天相处就约一起共进晚餐。满四珍自然是欣喜若狂,晚上竟然陪着路易斯喝起了红酒。

两个人喝到凌晨也舍不得离开,模模糊糊地满四珍被那路易斯带去了他的出租屋。那一夜满四珍彻彻底底被征服了。路易斯告诉满四珍,他们美国人很喜欢东方美人,尤其是像她这样的,所以路易斯说要娶满四珍为中国妻子,满四珍满心欢喜,彼此还约定春节过后就去看望满四珍的父母。

这样满四珍第二天就搬进了路易斯的居所,两个人过上了夫妻一般的生活。春节过后,路易斯果然兑现自己的诺言,跟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假,带着满四珍回到了湘西老家。

路易斯对湘西风土人情,山川地貌很感兴趣,一到湘西就在当地买了一台新车,带着满四珍四处转悠。

满财主见老外这么有钱,就跟满四珍提起来弟弟满老五的婚事。路易斯知道了原由,倒也大方,第二天就给了满老五二十万。王二花的父母见那老外这么有钱,出手大方,觉得二十万是以前的价,现在要三十万彩礼才肯嫁。

见得这般,满四珍也只有厚着脸皮再次向路易斯开口,那路易斯脸上只是诡异地一笑,第二天又给了十万。这样王二花的父母没有了说辞,很快双方就开始张罗婚事。

路易斯见满老五张罗婚事很有趣味,于是跟满四珍商量也要举办一个中国式婚礼。满财主满口答应,只是这样的话那三十万就当是彩礼钱,路易斯自然也是同意。因为有钱,再加上湘西农村同一一户人家,如果同一年有两场喜事,一般都是先嫁出再娶进来的习俗,这样吉利一些。所以路易斯跟满四珍的婚礼就赶在了前面,趁假期没有完,风风光光地举办了一场中国湘西式民间婚礼。路易斯很高兴,最后给满财主夫妇分别封了两万元红包,就带着满四珍回沿海城市去了。

回到公司,大家都知道路易斯跟满四珍恋爱结婚了,自然再也没有其他男人去撩拨满四珍,很多好事的女同事都打趣问那满四珍外国男人是否好使唤。满四珍知道他们打趣自己,只是微笑也不答话,弄得大家都神经兮兮地看待满四珍。

不过满四珍自己心里清楚,路易斯虽然比起中国男人浪漫有情调,可就是每次夫妻生活时总是要弄个保险,弄得满四珍很疑惑,当然也不敢多问路易斯。

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一年多。一天早上,满四珍觉得胸口发闷,有想呕吐的感觉,心里泛起了了嘀咕,去医院一查自己竟然又怀孕了。她欣喜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路易斯,路易斯惊讶地看着满四珍,不可置否,一脸的狐疑。

满四珍见路易斯这般反应,以为他一时间接受不了,所以也没有多想,只要路易斯不明确表示不要孩子,她就没有做掉孩子的打算,继续跟着路易斯一起上班下班。这样满四珍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快要临产的时候,路易斯给满四珍请了产假,满四珍第一天休产假在家,准备了很多路易斯平时喜欢吃的东西,可那天下班之后却没有见到路易斯回来,电话也无法接通。第二天,再去外贸公司询问才得知那路易斯已经辞职回美国了。

路易斯不辞而别,满四珍一下子陷入了迷茫,身上怀着他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去医院,医生说孩子大了做人流风险太大,不肯帮她做,只有硬着头皮生了下来。这孩子红发碧眼,跟路易斯十分相似,只是被亲生父亲抛弃了,生下来就成了没有父亲的孤儿。

看着孩子,满四珍就想起跟路易斯的日日夜夜,不由得思念挂牵。自己带着孩子,住在那路易斯住在的房子,一边联系寻找路易斯,一边盼望幻想着有朝一日路易斯突然出现在他们母子面前。

可一晃三年就过去了,孩子大了要读幼儿园,满四珍这些年带着孩子不能工作。身上积蓄也花得所剩无几,想到那路易斯三年了都没有了音讯,只有带着孩子先回湘西的娘家。

无 婚

回到娘家发现三年多来,自己忙于照顾孩子,忙着寻找等待路易斯,家里没有了联系,现在一切都变了。

三个哥哥娶了老婆,各自生了两个儿子,因为家里没有其他经济收入,三个哥哥又不肯外出务工,三个嫂子没有办法外出务工接触着外面的花花世界,纷纷跟有钱人跑了。三个哥哥见没有了老婆,都将孩子留给老人,去了沿海务工也都一年多没有了音讯。

只有弟弟满老五带着两个小孩子呆在家里,与满财主夫妇及三个哥哥的六个儿子住在一起。那王二花因为弟弟满老五打了她一巴掌,彼此正闹离婚,王家巴望着王二花快点离婚,再嫁人收取彩礼好帮其二弟结婚。

不过王家见满四珍回来了,也口软了一回,说只要再给十万就让那王二花跟满老五和好,不再提离婚的事情。

可现在的满四珍哪里来得十万,手头就剩下几千块钱,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度日。满财主夫妇见满四珍没有了钱,家里孩子又那么多,说养不活。再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难以复收,满财主夫妇要满四珍带着那洋孩子离开娘家。

看着这般,满四珍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答应满财主夫妇,说将孩子寄养在娘家,自己回沿海去挣钱,帮弟弟满老五挽回婚姻。

满四珍扣除了车费,将剩下的钱全部都交给了满财主夫妇,希望他们帮忙带好洋孩子,独身一人回到了沿海城市。

她找到了以往在外贸公司的男同事王总。那王总以前对满四珍早就垂涎,只是苦于满四珍的拒绝不曾得逞。今天见有事相求,自然是不会放过,那夜满四珍被那男同事王总带去了他的居所。

第二天,王总给了满四珍五千块钱,说让她买点像样的衣服什么的。并带满四珍去了一家汽贸公司,当起了汽车销售。

别看这满四珍没有什么文化,头脑却很好使,学什么东西贼快,汽车销售一事很快就上手,只是很多客户只纠缠着她看车谈车,就是不跟她买车。

这不一个董姓的老总看上了一台一百多万的名车,纠缠满四珍谈了好几天,就是不见有购买的意向。第五天,董总以谈车的名义邀请满四珍共进晚餐,满四珍也知道那意思,半推半就地跟了去,晚上被那董总带去了宾馆。第六天,董总高高兴兴地付款买下了那辆所谓梦寐已久的好车。

不过董总也还够意思,很快就给她又带来了几个高端客户,都纷纷买了豪车。这当然也少不了满四珍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这样不到两个月,满四珍竟获得了十多万的薪酬,弟弟满老五知道后,高高兴兴得带着她的洋儿子从老家赶了过来,说是带着洋儿子来看她。见姐姐取了十万元送到自己手上后,满老五告诉她父母年迈带不了太多孩子,希望洋儿子留下来让她自己带。

满四珍含着泪水,苦笑着自己带就自己带吧!她没有去送别满老五,看着满老五高兴地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什么债务都还清,现在谁都没有欠了。

第二天,她将洋孩子送去了一家私立全托学校,全身心得投入到汽车销售工作中。一年下了,赚了一百多万,春节到了,她请假回了一趟湘西,去看望了赵四海和孩子,这时候那黄代金已经出狱,她也去看望了他们父子三人。

赵四海因为是手艺人,又勤奋肯干,挣了钱还了债务,后来又娶了一个老婆,生了个女儿,一家四口在县城买了房子,生活还算富足。

再说那黄代金出狱后金盆洗手,接手了父母的油铺,打理得井井有条,也娶了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二婚大龄老婆,将满四珍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如亲身得一般看待,一家生活也算平稳。

本想去王老邪老家看看那两个儿子,得知两个儿子被王老正送去国外读书,知道两个孩子过得好也就不再联系打扰。

回到城里,她删除了所有跟娘家人有关的联系方式。换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继续汽车销售工作。一天,她收到前同事王总的邀请,王总以买车为名约好两人共进了晚餐,晚饭后王总带她去宾馆。那天晚上,王总告诉她路易斯不辞而别是因为妻子和孩子们在国外出了点意外,他最近联系上了路易斯,说路易斯希望回到中国跟满四珍母子一起生活。

满四珍第一次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流泪,她想问那王总要路易斯的联系方式,可对方拒绝了,说担心她联系上了路易斯就不再搭理他,他会很失落。不过王总答应满四珍,会尽快联系路易斯说服他回到中国。

第二天,满四珍带着洋儿子重新租回了以前跟路易斯租住的房子,她多么地希望那前同事王总说的是真的。


[谢谢条友们的点赞支持,欢迎大家留言点评!]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guanyuwomen/315.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