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做试管婴儿需要多少钱

请问是维权站吗,可以帮帮我吗...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呢? 我是单身母亲,前男友说我们没结婚,不支付抚养费,我和孩子都快撑不住了,我该怎么办.... 根据我国《婚姻法》...

请问是维权站吗,可以帮帮我吗...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呢?

我是单身母亲,前男友说我们没结婚,不支付抚养费,我和孩子都快撑不住了,我该怎么办....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可以和他协调,协调不成功也不用怕,咱们还可以起诉他,法律会保障你的合法权益的!

可他说如果要抚养费,那孩子的抚养权就要交给他,孩子才不到一岁啊!我怎么可能看孩子被抢走呀

别担心,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孩子两周岁后,双方可以就抚养权的问题进行协商,协商不成的,可交于法院判决。

最近,珠海维权站就处理过类似的一个案例,我给你讲讲吧。

“你们能帮帮我吗?”

3月26日,

一位年轻女性,

只穿了一双塑料凉拖

和一条轻薄且老旧的休闲运动裤,

抱着三个月婴儿走进了

广东省妇女维权与信息服务站(珠海站)

(以下简称“维权站”)

的大门。

单身母亲讨要抚养费多次被拒

阿琴是广东南雄人,2017年5月从阳江来到珠海工作,在这里遇上了小两岁的阿军,并很快建立了男女恋爱关系,恋爱初期,总是甜蜜。

但因为两人性格不合,感情渐生间隙,最终随着阿琴的意外怀孕破碎。

2018年5月,阿琴发现自己怀孕后,将消息告诉阿军。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婚礼,谁知,阿军却不愿意要这个孩子,让阿琴把孩子打掉。两人大吵一架后,最终分手。

可阿琴舍不得这个孩子,不想打掉,坚持要生下来。

阿琴所在的工厂领导得知阿琴怀孕后了,告诉阿琴和阿军,两人其中一个必须辞职离开。阿军为了保住工作,劝说阿琴辞职,并承诺会给阿琴生活费。阿琴同意辞职。

2019年初,阿琴独自在珠海生下一个男孩,可阿军却没有兑现诺言,一分生活费都不支付。阿琴平常只能接一些简单的手工活,一个月赚四五百块,加上之前的小积蓄,勉强度日。

“养孩子加上日常生活,一个月生活开销就要2000多元。”阿琴说,她的积蓄两三个月就用完了,靠手工活的收入压根没办法养活孩子。

她多次找到阿军要求支付抚养费,却遭到阿军的拒绝。

3月26日,走投无路的阿琴带着孩子来到维权站,请求帮助。维权站工作人员了解到情况后,找到阿军的工厂领导沟通。

谁知,阿军并不引以为戒,反而于4月2日打电话给阿琴,威胁她要抢夺孩子的抚养权。

4月3日一早,阿琴又来到维权站哭诉:“他要和我抢孩子,这可怎么办!”据工作人员回忆,这一次是她见过阿琴情绪最激动的一次。

工作人员还注意到,从3月26号到4月3号,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孩子竟然消瘦了一些。

在询问下,阿琴说自己的钱已经快用完了,阿琴自己也是营养不足,奶水不够,母子二人一天只能吃一餐,所以孩子才会这样。

维权过程一波三折

看着憔悴的阿琴和她怀中瘦小的孩子,维权站的工作人员纷纷动起恻隐之心。

站长梁华晖更是亲自参与到这个案子的调解维权工作中。但接下来维权工作的进展之难,却超乎了梁华晖的想象。

为了联系上阿军,维权站的工作人员多次尝试打电话。但阿军知道梁华晖的来意后,马上挂断了电话,并且关机拒接。

眼看无法联系上阿军,梁华晖想通过阿军的父母来做工作。不料,远在阳江的阿军父亲却表态:“儿子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

在无法联系男方的情况下,为了保障阿琴和孩子的基本生活,维权站的工作人员又设法联系上阿琴的父母,希望他们可以把阿琴和孩子先带回家安置照顾。

知道阿琴的情况后,阿琴的父母却拒绝接回阿琴,理由是阿琴不听父母的劝告,一再犯错,还未婚先孕生下孩子。

眼见维权工作多处碰壁,工作人员一度有些沮丧。但面对这对无助的母子,梁华晖决心要把工作做通,维护阿琴母子的合法权益。

在众人集思广益下,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寻求男方工作单位的支持。在阿军公司的领导的协助下,梁华晖终于与阿军建立起沟通。

在梁华晖的沟通下,阿军最终同意前往维权站调解。

18天维权终成功

4月12日早上,按照约定,阿琴早早就来到维权站等待。可是本应该在九点钟出现的阿军,在众人苦等两个小时还未露面。

这个意外情况,让大家的心都提起来了:不会是阿军临时反悔了吧。

直到中午十一点多,一个高高瘦瘦,面相憨厚的男子走进了维权站。原来阿军迷了路,一上午都在找维权站。

“他不像是很凶的人,给我的感觉是很老实憨厚的。”梁华晖见到阿军时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

“想不想抱抱你的孩子?”梁华晖问阿军。

当阿军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脸上浮现出父爱的笑容时,梁华晖觉得事情并不是不能解决。

(在站长梁华晖的提议下孩子父亲第一次拥抱了孩子)

双方终于会面,调解工作终于得以开始。“给抚养费可以,但是孩子的抚养权必须给我。”阿军一开口就提出这样的要求。

“永远也不会给你!”这个条件,让阿琴当场扔下狠话。两人相持不下时,梁华晖决定先做通阿军的思想工作。

面对阿军争取抚养权的想法,梁华晖向阿军解读了法律的归属判断标准。

“如果你真的爱孩子,就应该先把孩子的生活问题解决了。往后关于抚养权的问题,还可以再进行协商的。”在听了梁华晖的建议,阿军最终点头同意支付抚养费。

在抚养费金额的问题上,阿军表示自己还要赡养父母,只能每月给1000元抚养费。阿琴听后坚决不能接受:“1000块怎么生活下去?”。

梁华晖沉默了一下后问阿军:“那你是不是愿意承担孩子所需的奶粉呢?”没想到阿军很爽快就答应了。有了奶粉,最起码孩子的生存可以得到保障。

(调解完毕后站长梁华晖和当事人及她的孩子合影)

至此,历经18天的维权工作结束,年轻妈妈和孩子父亲笑着离开了维权站。

“看他们离开的背影,感觉就是一对和好如初的‘夫妻’一样。”梁华晖感慨道。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以上男女双方均为化名。

温馨提醒

各位亲爱的姐妹们,如果您需要维权协调或是求助,都可直接拨打妇女热线电话0756-12338(周一至周五上班时间)咨询相关问题。

或者到市妇联维权站咨询(地址:珠海市香洲区童心路18号市青少年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科技楼一楼),我们将有律师志愿者为您解答疑问。

1、她关注丨珠海市妇联@你,“巾帼文明岗”申报开始啦!

2、她故事丨卢卫婵:群众身边的热心人

3、她服务丨微信借钱收不回?法官教你怎么取证!

4、她故事|“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女税官们的不凡“税月”

5、她服务丨离婚后可以给小孩改姓、迁户口吗?答案都在这....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xinwendongtai/367.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