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第三代试管在哪里做

2021年的第一大瓜,郑爽代孕后弃养。随后被官媒点名批评,广电发文正式封杀。可见,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八卦或个人私事。这个事件不但终结了郑爽的明星生涯,更是让代孕这个话题...


2021年的第一大瓜,郑爽代孕后弃养。随后被官媒点名批评,广电发文正式封杀。可见,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八卦或个人私事。这个事件不但终结了郑爽的明星生涯,更是让代孕这个话题重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相信现在大部分人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代孕不应该合法化。


可是网上也有人提出反对,觉得代孕妈妈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子宫该怎么用,如果她想用来赚钱,为什么就不能帮别人完成生孩子的心愿呢?这样一来,我给你钱,你给我提供代孕服务,双方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不应该被禁止。


对此,你怎么看?


代孕的现状


在我国,代孕是违法的。卫生部2001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禁止的主体是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并不是代孕技术本身。甚至违规者只要未构成犯罪,也只会处以警告及三万元以下罚款。


对于有代孕需求的人群,没有明确的法律禁止条文。


在中国,育龄夫妻的不孕育比例,从20年前2.5-3%,攀升至近几年的12%-15%左右。据相关研究表明,2017年,中国不孕症患病率达到了15.5%。这意味着,中国2017年约有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预期于2023年将增加至约5620万对。


很多国人传宗接代的观念根深蒂固,不孕不育的夫妇想要生个孩子,还有男同性恋的育儿需要,可见代孕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再加上,2016年逐渐放开的二胎政策,更是让代孕需求激增。


中国人想找代孕,可以走“正规途径”:到国外找代孕,代孕孩子回国,可以轻松入籍上户口。包括俄罗斯、泰国、乌克兰和美国的20多个州,商业和非商业的代孕都已合法。也有如印度这样不合法却仍然存在大量代孕机构的国家。


在国内,据法制日报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代孕中介已达400多家,大多属于“地下交易”,代孕市场收费也很混乱。一般情况下,代孕价格则按照不同档次定价,有不包成功的、包成功的、包生儿子的等,价格从40万元至135万不等。


代孕产业链的运转


2013年,BBC拍了一部纪录片:《代孕者》。摄制组深入印度一家大规模的代孕中心,向我们展示代孕整条产业链是如何运作的。


2017年,NHK电视台拍摄了纪录片《爆买生命:不断升温的中美代孕产业》,揭开中美之间的代孕交易。


通过这些纪录片,我们可以窥探到代孕的正面:帮助不孕不育的夫妇获得新生婴儿,代孕妈妈获得报酬,两者皆大欢喜。


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夫妻,她和丈夫花了11年,等到孩子平安出生的这一天,相拥而泣。


盼生孩子盼了30年的53岁加拿大女人,借助丈夫的精子和代孕妈妈的卵子,成功获得一个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但这并没有妨碍她荣升母亲的喜悦心情。


代孕妈妈则获得经济上的报酬。《爆买生命》中,一单代孕委托,中国有家庭愿意出40多万人民币的费用。扣除中介费用后,到代孕者手里,肯定也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片中的一位代孕妈妈,塔尼亚。平时的工作是上门推销有线电视,每天工作6小时,5天班,一月下来也就1万元左右的收入。光每月的房租就用去工资的一半,她还有6个孩子要养,丈夫也没有什么收入。如果做一单,至少她能付得起房子的首付,过上更好的生活。


《代孕者》中,如果购买者付出的3万美元,扣除孕期和生产的成本,机构赚取高额佣金,到代孕者手中有8000美元。8000美元,在当地是个相当可观的收入。其中有一个家庭,老公一个月赚40美元,要养一家7口人。老婆代孕一次,相当于老公工作16年。


虽然双方都能有所回报,但我们也会发现代孕背后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更加值得我们警惕与思考。


第一,代孕母亲被商品化,中介根据按照种族、教育水平等进行标价。《爆买生命》,黑人会被pass掉。因为委托人觉得孕母的肤色会影响到孩子,于是都优先选白人或拉美移民。学历高、身体好的代孕者,会获得更高报酬。


第二是母亲失去自由。《代孕者》中,代孕妈妈被强制住在十人一间的房子里,孕期的起居饮食都有专人严格控制。每天除了吃、喝,休息,没别的事情能做,怀胎十月,跟坐牢也没多大区别。想要回家,必须请假。


第三,代孕妈妈的精神创伤。影片中,当美国女人把孩子从代孕妈妈身边带走的那一刻,这个印度女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虽然从生理学上看,孩子与代孕妈妈无关,但是对于一个落户在自己身上十个月的孩子,代孕妈妈始终无法做到真正的精神剥离。


一个代孕妈妈说:“他们(委托人)至少应该来看看我们怎么样吧……这是剖腹产,会留疤的。看在这个份上,至少他们也应该给我一张孩子的照片吧。”


但一个研究里,没有一个代孕母亲在生产后亲眼见过孩子,1/4的人连一张小孩的照片都没有得到过。委托人对代孕母亲并没有除了金钱之外的任何责任,一切的创伤和情感也都被合理化了。


第四,若出现意外,没有人能保障代孕妈妈与孩子的利益。


如果代孕妈妈遇到中途流产,或者生产过程中发生意外,要输血、要切除子宫,甚至搭上性命,诊所和购买方都不承担任何风险。


《爆买生命》的艾莉森,在接受一次代孕委托中,被要求一次性植入两颗受精卵。怀孕24周,艾莉森却不幸遇到阵痛、出血、早产……医生说早产的婴儿会有后遗症,委托方最后选择拒绝给婴儿治疗。中介则卷款跑人,艾莉森得不到一分钱,还要自掏医疗费,并亲自送葬了两个小生命。


委托人可以定制孩子,同样,他们也可以抛弃孩子。


2014年,一对澳大利亚夫妇的龙凤胎在泰国通过代孕出生,但是因为男孩Gammy有唐氏综合症,他们把他遗弃在了泰国。


2016年,一对美国夫妇在乌克兰通过代孕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因为女孩脑部发育缺陷,他们把她丢在了乌克兰,至今她仍在福利院生活。


这种明目张胆地抛弃“残次品”的例子并不少见,如果购物不满意就退货一般,他们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绝对的自由

势必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现在,我们来回顾开篇的那种赞同代孕合法化的观点。他们觉得,我们拥有自己的身体,所以就可以随意地处置自己的身体,这是我们的自由。如果代孕都可以合法,那卖肾、卖血官为什么不可以呢?两者的本质不是一样的吗?


自由至上主义的人会把代孕这件事情给简单化,伪装成一个自愿、平等的市场行为。但是正刚刚提到的,人体的器官应该有它的特殊性。那么,我们再想得深一点,生活中我们可以献血,可以捐献器官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处置自己的身体,不但没有人反对,而且还受到鼓励呢?


因为献血和捐献器官是无偿的。如果是有偿的,就属于买卖行为。买卖人体,就是忽略了我们做人的尊严。但是捐献是无偿的,既然如此,就不属于买卖行为了,反而让人显得更加崇高?


为什么代孕不能被看作是一种自愿、平等的市场行为呢?


有一种观点是,现在的代孕市场很灰色、很混乱。很多代孕妈妈可能是被拐卖的妇女,被迫做了代孕。还有很多代孕妈妈对信息的掌握还不全面,比如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做代孕,却不知道这就意味着要打针、取卵,对身体会造成巨大的损伤,甚至导致不孕不育。这个时候,代孕行为就不是自愿的,自然也不能被认为是正当的。


如果代孕妈妈不是被迫的,也了解代孕对身体的伤害,但还是心甘情愿地签下代孕的协议,这样也不算是正当的。现在我们之所以这么反对代孕,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漠视了人的尊严。也就是说,人和物是不一样的,如果把人当作了普通的物体来处置,就是对人的贬低。


说到这儿,我们就不得不提到著名的哲学家康德了。康德也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是和自由至上主义不一样,他的自由观要更加严格。严格在哪儿呢?他认为,当我们像动物一样追求快乐或者避免痛苦时,沦为欲望的奴隶,并没有实现真正的自由。


在康德看来,就算我们只是做一个简简单单的选择,比如到底是买香草味的冰淇淋,还是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只要我们在根据自己的偏好行动,我们的选择就不能算是自由的。


康德认为,自由就是自律。自律就是说,我们行动的法则是自己给定的,我们本身就是行动的目的。所谓人的尊严,就是因为人可以做到自律。那么,自律的反面是什么呢?是他律。也就是说,我们在追求某种外在的目的,而人本身却成了追求这种目的的工具。


很多代孕妈妈虽说是自愿的,但她们的目的却是为了生存或者金钱。所以,她们其实是不自由的,因为她们把自己看成了一种工具,而作为人的价值却受到了贬低。


所以,像献血、器官捐献,必须要强调无偿,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可能地保证,捐献者不是为了任何外在的目的。


关于代孕,还有不容忽视的一点,那就是对社会价值观的引导作用。

如果代孕真的合法化,把妇女的生育器官、生育能力变成普通商品,在市场上自由交易。我们可能就会看到市场上对来自不同女性的卵子明码标价出售。地下产业中,挑选卵子价格为6万元至10万元左右,有不少女生为了钱而去捐卵。这种对女性的物化,引起更多拐卖妇女、强迫妇女的事情,后果会非常严重。


大家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代孕合法化后,接下来就是买卖高质量儿童,市场上儿童明码标价,打个比方,父母本科的10万;父母硕士30万;父母博士100万,好看个子高父母有钱当官的200万起步。


在那样的世界,你妈说“你是从垃圾桶捡来的”有可能成为现实。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xinwendongtai/427.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