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毛球奥运视频(中国奥运羽毛球冠军)

曾经有句调侃中国足球的话是这样说的:“ 我们打球只要隔着网的都很强,把网拆了就不行了。 ” 这句话虽然听着凄凉,但的确,只要隔着网的运动我们都很强,女排、乒乓、羽毛球...

曾经有句调侃中国足球的话是这样说的:“我们打球只要隔着网的都很强,把网拆了就不行了。

这句话虽然听着凄凉,但的确,只要隔着网的运动我们都很强,女排、乒乓、羽毛球皆可以佐证这一点,即便在网球也曾有李娜的闪光片段。

乒乓已经不用多做介绍,“小球推动大球”的故事早已印刻在历史书上,“拿世界冠军平平无奇,拿全国冠军泪流满面”的场景屡见不鲜。

在中国,乒羽一向被关联在一起,密不可分,乒乓球的发展历经波折,羽毛球的征途同样如此。

“永远不回印尼”

羽毛球在20世纪早期传入中国,但发展缓慢,1956年第一次全国羽毛球比赛举办时,参赛队员总共不过49人。

百费待兴的时期,羽毛球接轨世界则要从一批华侨说起。1953年,中国举办4球类运动会,时为印尼观摩团成员的王文教和陈福寿在赛后和中国羽毛球冠军队伍进行了交流赛。结果王文教在对阵当时的全国冠军时第一局15比0胜出,第二局于心不忍15比6胜出,祖国远远和世界脱节的技术水平让着两位华侨青年五味杂陈。

回印尼之后,王文教和陈福寿计划回国发展羽毛球水平,当时有3大阻碍,印尼的刁难、家人的反对、以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国羽在国际羽联中没有合法席位,这也意味着王文教和陈福寿回国后将不能参加国际性赛事。而在印尼,王文教已经是羽球明星,职业生涯前途无量。

两相对比,20岁的王文教还是选择回国,除了陈福寿,还有施宁安、黄世明也加入这个行列。在决心回到中国的时候,王文教母亲曾气愤的说“去了,就不要再回来。”,而印尼移民局也表示“可以去,但护照上要写上不能再回印尼。”,1954年5月,四位少年踏上归国之旅。


(左起:王文教、陈福寿、施宁安、黄世明)

于是中国羽毛球接轨世界的那一刹那,就从四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踏上回国游轮上的那一刻开始。背后的印尼,是永远不能再回去的地方,前面的中国,是少年心中的星辰大海。

潜龙在渊

私人回国后,国家以王文教、陈福寿、施宁安、黄世明为基础,在中央体育学院成立羽毛球班,是新中国第一批“羽毛球国家队”!,羽毛球运动上开始步上专业正轨。

1955年北京第一次有了专业的羽毛球室内训练场地。

1956年12月,中国第一个羽毛球队——福建队诞生。

1958年,中国羽毛球协会在武汉成立。

那个时候,条件的艰苦是不必多说,各地运动员在酷暑寒冬中依靠王文教和陈福寿编写的教材训练和摸索。随后、汤仙虎、侯佳昌、陈玉娘等人也相继回国,中国团队核心增多,发展的速度也加快。


(王文教和陈福寿集成册的教材)

因为不能参加国际比赛,世人对中国羽毛球的强大一无所知,那时的国羽面对两次来访的汤杯冠军印尼皆大获全胜,出访欧洲,送给了那些质疑我们“中国人会打羽毛球吗?”的欧洲媒体34场全胜。自此,国羽成为“无冕之王”!

而1981年,国羽终于加入国际羽联之后开始在世界赛场亮相,同年7月美国世界运动会比赛,中国拿到5个项目的4项金牌。

1982年是中国羽毛球有意义的一年,这一年中国队首次参加汤杯便进入决赛对战印尼,印尼派出最强阵容,那些已经载入羽毛球史册的人物,天皇巨星林水镜、全英8冠王梁海量赫然在列。即便如此,中国队还是在大比分1比3落后的情况下,以5比4完成惊天逆转。中国羽毛球男团站上世界之巅,英国女王亲自给他们颁奖。

这一年,任总教练的王文教已经49岁,曾经少年们已经年至半百,后辈侯佳昌等也走上了教练员岗位,但正是这一批人的耕耘,才让中国羽毛球初入世界羽坛,就如巨龙出渊,君临四海。


以此为基础,1984年收获尤伯杯,1986年同时囊括汤杯和尤伯杯,在1987年国羽包揽世锦赛五个项目冠军。初入世界羽坛三四年时间,国羽已经展现王者之风。


奥运路途,起步坎坷

发源于伯明顿庄园的羽毛球现代比赛最初是绅士运动,在世界上更多地方羽毛球至今还是“后花园的游戏”!,羽毛球的商业化运作也一直未有大的起色,不像网球有大满贯、足球有世界杯,奥运会一直被视为羽毛球运动的最高单项荣誉。

对于国羽的奥运之路起步并非如当初横扫羽坛一般顺利,1988年汉城奥运正逢国羽的强盛时期,杨阳、赵剑华、熊国宝、李玲蔚、韩爱萍、李永波、田秉义等强手如林,然而遗憾的是这一届奥运会仅仅将羽毛球作为表演赛项目,不计入金银铜牌。而这届奥运会的比赛资料也很难搜集到,仅仅只有杨阳、李永波田秉义得第一的短视频可以一窥当时的情况。

(1988年汉城奥运羽毛球集锦,UP:滋润我心田的秋雨)


坊间流传一个传闻,据说当时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观看了羽坛皇后李玲蔚的比赛后被她的球技和笑容所感染,拍板将羽毛球定为奥运正式比赛项目。当然这个说法仅仅是个趣谈,却可以见到当时国羽在羽坛的地位和影响力。


1992年当羽毛球正式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时,国羽的成绩却不尽人意,仅仅只有女双获得银牌,当时仅有男女单和男女双四个项目,并且三四名不区分都颁发铜牌。我们的女双女单和男双获得铜牌。在男单方面则四强不入,4年一次的奥运会有着太多偶然因素、身体、技术、签运,乃至于球场的环境。如果你没有林丹和李宗伟那时期的绝对统治力,是很难顺遂的站到决赛场的。这一点从头号种子参赛却止步八强的找剑华的经历中可以佐证。

而这第一届羽毛球正式进入比赛项目的奥运会印尼侠侣魏仁芳和王莲香夺得男女单双金成一段佳话,男女双金牌则被韩国包揽,而男双金牌得主之一正是如今的日本队教练“朴柱奉”!


国羽在这次奥运会失利的两大主因,一是老一代实力战将到了职业生涯末期,经历一个过渡阶段。二是其他国际的技战术水平也迅速提升加剧了羽毛球的竞争。

首金完成,渐入佳境

1996年,这一届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出现两个变动,一是铜牌需要争夺,二是由于欧洲人的积极建议,羽毛球混双也成为比赛项目,羽毛球成为5块金牌的项目。然而令欧洲人失望的是,他们自认为拿手的混双,过了这么久的岁月仍然没有欧洲人在此项目中夺金。


在这一年,也是少帅李永波上任改革之后出征的第一届奥运会,中国队的女双葛菲、顾俊拿到唯一一枚也是国羽第一枚奥运金牌,从这一年起,连续五届,女双奥运金牌一直把持在国羽手中,直到里约奥运会才被日本松高拿走。




而以世界第一的身份出征奥运却遗憾摘银的董炯只能泪洒领奖台,这一年打败他的正是欧洲至今唯一一块奥运金牌得主,现在的执着于5局11分制的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而这也是奥运具有戏剧性的地方,董炯当时22岁的年纪是新晋世界第一,他此前对年至30的拉尔森保持6连胜,但偏偏在奥运之前汤杯比赛中在第二局13比2的巨大优势下最终被翻盘。而这心理优势也让拉尔森在接下来的奥运会中如鱼得水,他并没给董炯太多机会,在决赛以2比0拿下了这块金牌。




除了这一金一银,国羽还获得了女双和混双的铜牌,虽然成绩并不亮眼,但比第一届已经是有所突破。


2004年悉尼奥运则是国羽在奥运上确立自己霸主地位的一年,在这一年五块金牌仅仅有男双金牌旁落,得主是有着双打之神称号的吴俊明与陈甲亮。


女双的葛菲顾俊顺利完成卫冕,也是羽毛球奥运会中第一个卫冕成功的冠军选手,并且这一届的女双金银铜牌全部归属中国,男单吉新鹏一黑到底,在决赛中击败的对手正是李宗伟里约周期的教练叶诚万,同年的铜牌得主则是如今的男单组教练夏煊泽。


女单金牌则被小巧灵动的龚智超拿下,这一届的混双金牌得主则最有看点,男选手是如今的羽协主席张军,曾经的“张一拍”。而女选手则是羽毛球奥运史上唯一获得4枚奖牌选手高崚。


雅典之战,新秀初登场


2004年雅典奥运会则是比较有趣的一年,这一年后来将要统治羽坛的林丹李宗伟第一次出征奥运,林丹21岁便成为世界第一,出征却惨遭一轮游。未露锋芒的李宗伟止步16强就已经是马来西亚最后一个被淘汰的选手,还尚未承担起马来西亚的荣耀,回去“只想笑着干饭”!而天才陶菲克兑现了自己赛前的狂言“以前的男单金牌都是二流选手拿的,但这一次我就要拿金牌。

这一年女双包揽金银,女单年仅30的张宁则击败张海丽创造奇迹,混双张军高崚则成功卫冕,成为女双之后第二个卫冕成功的奥运冠军。



可惜的是男双始终没有突破金银被韩国包揽,印尼和韩国的男双那时始终是走在世界前列。


“北京一夜,留下许多情”

对于任何中国选手来说,在北京奥运会拿到的金牌绝对要更有分量和荣誉感。这一年,林丹飞天遁地,在决赛对李宗伟手起刀落,稳稳的拿下了男单金牌。


女单已经33岁的张宁则更是又创奇迹在决赛击败当时更年轻更有竞争力的谢杏芳卫冕成功,成为一段励志佳话。


小将杜婧、于洋则是在不同区的卫冕冠军队友出局的情况下捍卫了女双荣耀。这一届的男双则终于迎来了突破,“风云”登场,站到了决赛的舞台,很可惜最终败于印尼亨德拉基多之手,但这样有竞争力的男双是在李永波退役之后国羽第一次出现,也为国羽的整体优势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当年的混双虽然没有国羽太多戏份,但却颇有看点,获得冠军的正是李龙大,他和搭档李孝贞均为兼项参赛,李孝贞更是在女双也打进了决赛。争取到了一届夺两金的封神机会。而当时的亚军则是后来被称为混双女王的纳西尔。


可以说这届奥运会国羽也算在国人的瞩目中交出了一份好看的答卷,而林丹、李宗伟、亨德拉、傅海峰、蔡赟、李龙大、纳西尔等人都成为在往后十年中深刻影响羽毛球格局的传奇人物。


伦敦之王、奥运之巅

我想12年的奥运或许已经不需要过多言语,林丹险胜李宗伟男单卫冕成功,风云力克泡沫拿到国羽第一块男双金牌。李雪芮异军突起和王仪涵包揽女单金银。赵云蕾则在这一届同时夺得混双和女双冠军,完成第一个奥运双冠的成就。


最为可惜的是,国羽的女双因为消极比赛最终被取消资格,一度成为众矢之的,而这也可以看出在追求成绩的路上,运动员、教练与赛制环境之间的博弈,一场比赛的胜负往往包含了太多的因素。在众多的因素中抉择把握,最终站上领奖台比想象中的艰苦汗水要更为复杂。




但瑕不掩瑜,继2011年世锦赛包揽五金之后,2012奥运会再度包揽五金,彼时的国羽君临羽坛万国臣服。可以说成就一时之间,已经可以和国球乒乓相媲美。

盛极而衰、里约之行


没有永远的胜利,在巅峰的12年过后,国羽又经历了上世纪曾面临的过渡期,老将的退役和其他各国的迅速崛起队中国羽毛球做出了严峻考验。


这一年最大的变动是自伦敦奥运会双打每个国家的席位缩减至两个以后,里约奥运男女单打的名额也削减为两个。最直观的影响则是王适娴,作为国羽的主力,12年奥运会李雪芮异军突起在4选3中顶替了她的位置。而在里约周期,其实她仍可以再国羽前三的水平,然而名额却变成了两个,在3选2中,王适娴再次失利,也因此让这个羽球名将两次都未能搭上奥运的末班车,成为一大遗憾。


这也是竞技体育的残酷之处,与队友、与对手、与伤病、与转变的规则,都要进行残酷的比赛。最终能赢的那些人,寥若晨星。

这届奥运会,女双创造最差战绩,未能进决赛,混双卫冕冠军则多多少少受了情感变故的影响,仅获得铜牌。女单除了王仪涵负于辛杜之外,李雪芮更是在半决赛中十字韧带断裂,让人扼腕叹息。


这届唯一的亮点,是林丹谌龙对李宗伟的双线包夹,最终成功保住了男单金牌。




年过30的傅海峰更是和张楠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频频上演绝地逆转,惊险刺激的拿到了男双金牌。傅海峰也成为唯一一个卫冕男双金牌的选手,而张楠成为男双(2016年)混双(2012年)奥运双料冠军。




两枚金牌虽然依然是奥运上羽毛球金牌最多的国家,但难掩颓势。传统强项女双的没落、男双本不在意料中的金牌,男单林丹的迟暮,以及女单以马琳辛杜为代表的女子打法男性化的潮流,无不在向国羽提出重重考验。


东京的夏天,危机与挑战并存


自里约奥运会之后,世界羽坛格局急剧转变,“二代赌王”复出在男单一枝独秀,女子雨菲、小戴、马琳、奥园希望等百花齐放,男双则是印尼小黄人、老妖亨山、日本远渡等互相斗法。不得不承认的是,如今的国羽已经不再是领头羊,而是在复苏之路上的追赶者。


以前几天刚出炉的奥运抽签看,国羽的签运都不算太好,女单的陈雨菲和何冰娇同区、男单伤愈的石宇奇则很可能碰上安赛龙和桃田贤斗。以及女双的凡尘小组赛就要陷入苦战。


如果悲观的说,目前只有混双比较有把握,并且也面临着乔丹、东渡、沙西丽、菜肉丁的冲击。



但乐观的看,变化莫测的赛场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国羽的实力还有争取那些可能的机会。女单陈雨菲与暴瘦的何冰娇变现都可期。男单伤愈的石头和老将唯一的卫冕冠军谌龙也都有自己的竞争力。女双凡尘和曾经爆发过的李杜也可以相互呼应。至于男双,曾经的世锦赛冠军虽然近两年状态不佳,但小组赛签运较好,在奥运上拼搏一把或许也能够一扫低迷的阴霾。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局势被打乱才会给奇迹留出更多位置。在群雄逐鹿之中,有人功成名就,必然就会有人丢盔弃甲。

国羽在东京的夏天,可能收获奇迹,也可能遭遇挫折。但作为一个羽毛球迷而言,我并不会因为国羽拿不了金牌而放弃对他的支持。作为国羽而言,拼尽全力,即便没有太多耀眼的金牌,汗水同样能够折射彩虹的光芒。





即将开始东京奥运,将会留下更多精彩的故事,希望历经波折的国羽将会在这趟行程中,有自己想要的收获和领悟。来源:无敌大白菜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zhuyundongtai/202.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