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做试管婴儿需要多少钱

在我国 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行为 但是,有少数求子心切的人 还是会铤而走险非法代孕 南京市民汤先生就选择了这条途径 结果之后遭遇的一系列问题 令他措手不及 文中涉事夫妻为...

在我国

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行为

但是,有少数求子心切的人

还是会铤而走险非法代孕

南京市民汤先生就选择了这条途径

结果之后遭遇的一系列问题

令他措手不及

文中涉事夫妻为化名

夫妻举债选择代孕

49岁的汤先生和48岁的洪女士结婚20多年,因为洪女士的身体原因,两人常年奔走于各大医

院,始终没能成功生育。

2014年汤先生加入了一个代孕QQ群。并不富裕的夫妻俩最终决定向亲朋好友借债,花钱找人

代孕生一个孩子。

2015年,汤先生通过QQ群,结识了一个从事代孕生意的非法中介,并且见到了中介负责人王

某,双方最终谈妥的价格是85万,并很快签订了一份保证成功的代孕协议。

协 议 约 定

汤先生在2015年11月到2017年11月期间,分期付给王某85万元人民币,王某负责帮助汤先生

找捐卵志愿者和代孕妈妈,安排医疗机构和产后护理,确保汤先生在两年之内抱到属于自己的

孩子,并拿到孩子的相关资料。

双方约定,孩子出生七天内交接、结清余款并办好手续。

双方说好,如果出生的是个双胞胎,就再加10万。“那时候我手上就20多万,其他全部是借

的,我就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汤先生说。

按照约定,汤先生陆续支付了70万元给王某。

2018年9月,夫妻俩等来了盼望已久的消息。


“2018年9月24日移植的,到10月份的时候查出来成功了,是双胞胎,那时候很开心。”王

先生说。


生下龙凤胎临时加价40万

按照双胞胎加10万元的约定,汤先生夫妇额外又准备了10万元。

在整个代孕过程中,汤先生夫妇并不知道代孕女子的任何信息,也没有任何接触,只知道中介

王某把代孕女子送到了宿迁市泗阳县养胎,代孕女子在医院建卡、检查所用的都是汤先生妻子

洪女士的身份信息。

今年6月初,王某告诉汤先生夫妇,龙凤胎已经出生,安排了专人照顾,汤先生此前支付了70

万元,还有25万元的尾款要交,在此基础上还必须再多给40万元,并表示,如果不多给40

万,就别想见到孩子。


亲子鉴定确证孩子身份

心急如焚的汤先生夫妇,立即赶到泗阳县寻找,但并未找到。经过协调,王某同意他们通过微

信语音的方式,与照顾代孕女子和两个孩子的保姆陈某联系。

陈某表示,可以给他们看视频和照片,但不能直接看孩子,除非得到王某的同意。

此后,代孕公司对双方分别取血,做了亲子鉴定,证实两个孩子确实是汤先生的。


“王某说代孕妈妈很喜欢小女孩,如果不出40万,就把小女孩抱走,我们只能抱一个孩子走。

真是倾家荡产的来做这个事情。”洪女士说。

“只要付钱,立刻交出孩子”

今年6月11日,汤先生来到了泗阳县某小区,并微信联系上了王某。

汤先生表示,想要多拿钱,王某必须和他见面谈。6月12日上午,王某与汤先生见面。

王某表示,只要汤先生多付40万元,就可以立刻把孩子交出来,并且给孩子办好《出生医学证

明》手续。

保姆陈某也表示,只要配合好,《出生医学证明》也好拿,打防疫针的本子也会帮忙弄好,该

有的都会给。“你们放心,我们还要找关系去弄出来,因为这个信息不统一,有点麻烦的,

《出生医学证明》肯定是你们夫妻俩的名字。”


警方介入找回孩子

就在此时,事先接到汤先生报警的民警赶到现场。面对民警的询问,王某承认,代孕女子在出

院后已经回老家了,多要40万是她自己的主意。

“实际上就是亏本的,就是我要的,确实是亏本的。就是看看她能不能适当加一点,如果实在

最后不加,也是可以的。”王某称。

民警调查发现,这个王某的真实姓名并不姓王,陈某也并不姓陈,他们都使用了虚假的身份信

息。

经过追查,民警在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找到了两个婴儿。

最终,在支付完25万元尾款后,汤先生夫妇先将孩子带回了家,代孕机构相关人员被警方带走

调查。


出生证和户口都办不下来

把两个孩子抱回南京后,汤先生夫妇悉心照料了一个多月,孩子逐渐胖了起来,可夫妻俩却怎

么也高兴不起来。

在派出所,王某提供了代孕女子的《孕产妇保健手册》和两个孩子的《儿童保健手册》,三份

手册上孕产妇的信息都是汤先生的爱人洪女士,注册地点都是泗阳县人民医院。可当汤先生到

医院办理接产证明,并到泗阳县妇幼保健院办理《出生医学证明》时,遇到了麻烦。

“我去找医院,医院就说孩子需要办的出生信息上的母亲和产妇实际本人不符,不给办。”汤

先生说。

宿迁市泗阳县人民医院产科医生:

孩子谁生的,谁来开出生证明,不是说任何一个人来了,都能说孩子是她生的,我就开给她

了。谁生的,让她母亲来开,医院建档是有,但那个人是不是他爱人他知道,她爱人和孩子又

没有亲子关系。

“户政大厅那边说,我们的孩子是在正规医疗机构出生的,必须要凭《出生医学证明》来上户

口。”汤先生十分苦恼。


非法代孕隐忧重重

7月17日,泗阳县妇幼保健院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江苏省卫计委和江苏省公安

厅2015年7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新版<出生医学证明>管理的通知》,对于无法核定新

生儿母亲信息的新生儿不能出具《出生医学证明》。


宿迁市泗阳县妇幼保健院负责人:

对于无法核实新生儿母亲信息的情况,不能出具《出生医学证明》,对于无法获得《出生医学

证明》的新生儿,户口登记机关经过调查核实后,依然可以按照有关规定为其办理户口登记,

就是说是可以落户的。

不过,汤先生户口所在地的南京公安机关表示,两个孩子是在助产机构生的,必须凭借助产机

构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才能上户口。

7月18日,南京市江北新区公安分局方面表示,根据2015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

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和2016年3月17日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

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

在助产机构内出生的无户口人员,其监护人可以向该助产机构申领《出生医学证明》,泗阳县

妇幼保健院出具的文件比较旧,应当以这两个文件为准。

对于警方的这个说法,泗阳县妇幼保健院负责人表示,他们执行江苏省卫计委和省公安厅

2015年7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新版<出生医学证明>管理的通知》,也是遵循相关规

定,并不违规。


宿迁市泗阳县妇幼保健院负责人:

在这两个文件出来以后,省卫计委专门召开了《出生医学证明》条线的会议,统一了意见。我

们还是按照(旧)文件来执行,市一级向我们县里传达的时候也是这么说。

从6月中旬开始,经过跟南京市公安机关、宿迁市卫生主管部门、宿迁市泗阳县人民医院和泗

阳县妇幼保健院等部门的多轮沟通,这两个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和户口问题还没有得到解

决。

“我也知道我用代孕得到孩子是违法的,是不允许的,但是目前孩子已经出生了,也没有办

法,我们不能让孩子在违法的过程中长大。我就想给他们一个身份,让他们跟别的孩子一样健

康长大。”汤先生说。

根据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

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报道中涉及的代孕机构,所谓"王某",在整个代孕

过程中做试管婴儿的医疗机构,包括当事人汤先生,都违反了法律规定,应当被追究违法责

任。

而两个已经出生的孩子如何解决出生证明问题?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将继续关注。


来源:武汉晚报

编辑:yilu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zhuyundongtai/360.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