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孕育生殖医院

每日商报讯 “恭喜西安王姐成功当上奶奶,新年的第一天,晚上10:36分出生7斤整男宝贝!” “恭喜山东客户终于迎来了5.9斤大胖儿子的诞生” “孕妈孕检七个月,龙凤胎已经七个月...

每日商报讯 “恭喜西安王姐成功当上奶奶,新年的第一天,晚上10:36分出生7斤整男宝贝!”

“恭喜山东客户终于迎来了5.9斤大胖儿子的诞生”

“孕妈孕检七个月,龙凤胎已经七个月了呢!安安静静等待与父母见面”

在某国际生殖中心的网站里,233个代孕成功案例被陈列在主页中,在主页的一旁,客服的邀请对话信息不断闪烁。

“信号塔”(网名)是这家代孕机构的工作人员,从业两年来他一共接待了70多位夫妻,其中有5对最终选择了代孕。他介绍,这些家庭中有一部分人选择代孕的原因是无法生育,另一部分人则是因为家中已经有孩子,但没有男孩。“我们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家庭获得孩子,而且这些家庭在孩子的孕育过程中完全不需要担心,只需在孩子出生时享受喜悦即可。”

“信号塔”所表述的仅仅是代孕的一个方面,在这家国际生殖中心的网站上,代孕服务共分为A、B、C、D、E、F六个套餐,收费从16.8万元至108万元不等,其中A套餐为试管婴儿服务,不需要代孕妈妈介入,其他套餐全部都借助孕妈来完成。

“套餐价格不同,享受的服务也不一样,以F套餐为例,这个套餐可以为客户定制卵子提供者,比如客户可以提出卵子提供者的受教育程度、长相、性格、血型,甚至可以选择海外女性作为卵子的提供者,除此之外我们还将帮助客户筛选出基因中遗传病最少的卵子提供者。”信号塔说,“对于部分女性客户,我们也可以提供优质男性精子提供者的各项信息和资料。”

卵妹:以为只是一次正常排卵

没想到引发了器官感染

在与客户的介绍中,“信号塔”使用志愿者来称呼卵子的提供者,但在行业内,这些提供卵子的女性却有一个相当物化的名称:卵妹。对于这些卵子的来源“灯塔”也并不避讳。“有的是人愿意出售自己的卵子,其中不乏大学生,甚至还有人靠这个门路买了名牌包和新款手机。”他说,“在行业中有专门的中介介绍这些卵妹来机构接受促排卵和卵子冷冻,大多数的客户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不愿意和卵妹们见面,只有少数的高端客户需要与卵妹面对面的沟通。因此大多数卵妹只需要留下自己的卵子即可。”

究竟是谁在出售自己的卵子呢?

一位网名为“喜孕”的卵妹中介道出了其中的秘密。“大学城周边的女厕所、酒吧的洗手间、网吧的卫生间就是最好的广告场所,在这些地方贴上一张招募捐卵的宣传卡片,一般卵妹捐卵一次只要10天左右的时间,收入可以达到一两万元。这些来捐卵的女孩子大多消费较高,有些是欠了网贷无力偿还,有些是想换新手机买名牌包但囊中羞涩。”“喜孕”介绍,自己的微信中添加了数百个愿意持续提供卵子的卵妹,这些女性基本都是本科以上学历,生活在一二线城市。

然而对于捐卵的女性来说,主动联系的那一刻就是噩梦开始的时候。杨莉(化名)就是在这些小卡片的诱惑下找到了卵妹中介,直到现在她还在接受治疗。她说:“我就是被中介的小卡片吸引的,当时我正好手头缺钱,就去做了捐卵,对方告诉我就像例假一样,不会有不适感。在见面后,中介带我去了一个居民楼做了检查,然后在例假第二天开始又带我连续打了十天的促排卵针,最后就在另一个居民楼里做了手术,手术做完之后,我就感觉腹部很疼,对方说这是正常现象,给了我一万多元劳务费。后来我发现腹痛越来越严重,去医院就诊后被诊断为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需要长期治疗,我现在很后悔。”

孕妈:怀孕之后就锁在小屋子里

10个月无法出门

对于“杨莉们”来说,捐卵的伤害可能伴随终生,而对于孕妈们来说,为人代孕索要承受的是来自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在一个名为代孕受害群里,一位网名为“梦花开”的人自称曾帮助别人做过孕妈。“我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在工作了,我没什么文化,经人介绍就做了这个行当。”据“梦花开”介绍,她是在老乡的介绍下当上代孕妈妈的,第一次做代孕妈妈时,机构的负责人在一个小诊所为她做了受精卵植入手术,随后她就被带到一个居民楼里。“一间六七十平米的房间里住着4个和我一样的代孕妈妈,有些已经快到临产期。我们除了去孕检之外,其余时间都在这个房间里,9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基本没有与外界有过交流,即便是去孕检的时候,也有专人在身边看护。”

为了让代孕妈妈的家人不产生怀疑,机构会让代孕妈妈定期给家人发送信息,不过所有信息都由机构的看护人员提前编辑,内容大多为在某地打工,无法经常联系家人等。“如果遇到必须要语音对话时,身边也会有专门的看护人员监督,一旦有问题就会掐断网络。”

据“梦花开”回忆,在代孕期间,绝对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也不能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只有看电视来打发时间。“机构害怕代孕的孩子流产,之前曾经有代孕妈妈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最后不仅劳务费没拿到,还被机构恐吓。”她说。

而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仅是一个方面,因为代孕而引发的各种纠纷也给这些代孕妈妈带来困扰。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妇产医院主任医生认为,这种以手术植入方式着床的代孕有一定几率激发人体的免疫排斥,这种免疫排斥将催动人体的免疫力攻击受精卵或胎儿,所以这些机构为了维持胎儿的稳定会对代孕妈妈采用药物干预。“这些药物基本都含有激素,会很大程度扰乱人体本身的激素平衡,除此之外一些配合性药物也有可能对代孕妈妈产生代谢压力,有些药物剂量没有把握好的,还有可能导致胎儿畸形甚至流产。”

据新京报报道,去年7月,郑州一位女士为还贷款去做代妈,结果手术失败,其不仅未能如约拿到报酬,还引发卵巢囊肿等问题。另据广东广播电视台报道,一位代妈怀上双胞胎,但早产被送入急救室,客户、中介均拒绝支付医疗费,导致无法出院。在整个高达近百万元的代孕费用中,这些代孕妈妈所能拿到的收入仅为1/3左右,如果是高端的定制代孕,她们所能拿到的钱将更少。

机构:跨国代孕躲避打击

最怕遇到弃婴和退单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不少代孕机构的经营方式为国外注册,国内经营,打着生殖健康的旗号从事代孕的勾当。

成兰(化名)是另一家生殖机构的产品顾问,她在介绍代孕时提到,自己所在的机构总部设在柬埔寨,在泰国也有分公司设立,除此之外在武汉、广州等地还有办事处,每年要为上万对夫妇做代孕服务。“一般我们建议客户前往海外的分公司,那样对于大家来说都更安全。”


本文链接:http://spppo.com/zhuyunjigou/434.html

为您推荐